臺大新聞E論壇

槓上勇士 不服輸的麥劉湘涵

槓上勇士 不服輸的麥劉湘涵

記者 林佳穎 報導  2017/12/31

報導/林佳穎

一圈,兩圈,三圈,咬緊牙關,換槓。正值晚餐時間,燈火通明的師大體操館里,麥劉湘涵不敢懈怠,一遍一遍地在高低槓上重複練習。

今(2017)年五月,麥劉湘涵將第七次踏上全大運賽場。自2011年代表屏東教育大學參賽開始,到2013年換上師大戰袍,六年下來,麥劉湘涵共拿下十五塊個人金牌,單項上更是勇奪高低槓六連冠。除此之外,她還是第一個代表台灣、闖入世大運決賽的女子體操選手。

作為師大體操隊的王牌,麥劉湘涵被寄予厚望。她的指導老師翁士航表示,目前台灣女子體操選手中,麥劉湘涵的實力確實可圈可點。但對於今年的全大運,翁士航也透露了些許擔心,去年十月,麥劉湘涵在練習新動作時意外受傷,胰臟破裂,直到上個月才開始恢復訓練,目前是邊做邊停,但翁士航對她仍有信心:「她的意志力驚人,基礎難度還比去年提升。」

經年累月的傷病、年齡逐漸增加等因素,都沒有讓麥劉湘涵停下她的體操夢。她說,她只是單純地很喜歡體操,很想要進步。十多年的體操生涯,一路走來並不順遂,但反而教會她如何以不服輸的精神,面對接踵而來的挑戰。

從「不想練」到「我要練」

與大多數專業選手從小練習不同,麥劉湘涵被選入體操隊時,已經是國小三年級,入門相當晚。再加上練體操壓柔軟的疼痛,當時的她總是被動練習。麥劉湘涵說,那時候天天都跟父母哀求,要放棄練習,可是父母堅決不同意。

國中時候,又因為跟老師意見不合,麥劉湘涵一度拒絕到體操館練習。這時,患有小兒麻痺的爸爸,居然穿著鐵鞋,連踹帶拉把她拖進體操館。「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我爸爸可以跑那麼快,」麥劉湘涵笑著回憶說。後來訓練場地改到高雄,媽媽又每天從屏東家裡,來回四趟接送她練習。

多虧父母堅持,讓麥劉湘涵終於沒有放棄體操。國中之後,她對體操的抗拒逐漸消失,開始願意積極主動練習。2011年麥劉湘涵考上屏東教育大學之後,她代表學校,第一次參加了全大運和世大運。

可正當一切看起來順風順水的時候,大二的麥劉湘涵突然開始大退步。最糟糕的時候,竟連後空翻都做不了。當時的教練建議她從體操場退休,專心學業。但抱著「我不應該只有發展到這樣」的想法,麥劉湘涵想到了曾經短暫接觸的翁士航教練。於是她不顧父母反對降轉臺師大,沒想到從此開啟自己體操生涯的巔峰。

現在,麥劉湘涵的生活幾乎是三點一線。除了睡覺、吃飯外,每週一到週六都泡在體操館里,沒有時間逛街、旅行。但是她並不覺得自己生活單調,反而覺得沉浸在體操的世界裡,讓她感到很充實。

良師益友

剛加入台師大體操隊時,麥劉湘涵就發現這裡的訓練理念,與她之前接觸的完全不同,讓麥劉湘涵相當驚訝。以前教練要求她盡量少吃,但翁士航老師卻要她正常飲食;還告訴她身為運動員,「即使太累吃不下,也必須吃,因為這是你的工作!」一段時間之後,她發現自己的體重雖然增加了三、四公斤,運動表現卻不斷提升。

談起教練翁士航,麥劉湘涵滿是感激地說:「遇到老師是我的福氣。」訓練過程中,翁士航會根據麥劉湘涵的具體情況和個人特色提出訓練計劃,而不是一味要求反覆練習。2013年為了備戰世大運,翁士航為麥劉湘涵制定了專門的練習計劃。由於基礎不夠扎實,體能和柔軟都要加練,最辛苦的時候,甚至練到凌晨兩三點,皮膚都已麻到失去知覺。回想起那段時間,麥劉湘涵笑自己:「外人總會看到,有一個二十多歲的選手在那邊哭,但是真的很有效!」

無論是訓練、還是生活上,翁士航都為麥劉湘涵提供了很大的支持。 攝影/林佳穎

除了訓練,在日常生活和學業上,翁士航也給了麥劉湘涵很多的幫助。麥劉湘涵大四、大五的時候,翁士航希望她能專注學業,拿到教育學程。那時的麥劉湘涵每天至少學習四小時,而翁士航為了督促她,除了在體操館,還會時不時到她學習的地方「抽查」。現在麥劉湘涵在訓練的同時,還要兼顧碩士課程,並規劃繼續攻讀博士。

由於體操選手平時訓練時間長,相對工讀或實習機會就較少。又因為家中經濟條件有限,麥劉湘涵有幾學期甚至無法湊足學費。翁士航知道後,還主動借錢給她繳學費。被問起這些,翁士航卻只是輕描淡寫地表示,他從麥劉湘涵身上,看到了未來體操教育的可能。能力允許的情況下,「協助她只是小事。」翁士航說。

被問及如果能重來一次,是否還會選擇體操,麥劉湘涵點了點頭。她隨即又補充道:「如果能重來一次,我希望能早一點遇到翁老師」。

記者 e論壇
記者 e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