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新聞E論壇

把鞋子脫掉 短跑衝刺後的輕鬆妙方

把鞋子脫掉 短跑衝刺後的輕鬆妙方

記者 林承勳 報導  2017/12/31

劉政謙衝刺後躺在地上休息,由隊友盧昱丞協助將鞋子解開。(攝影/林承勳)

 

報導/林承勳

  距離全大運比賽時間,只剩一個月,各校選手都積極練習。由於臺灣大學的操場正在維修當中,臺大田徑隊只能借用臺灣師範大學公館校區的操場,並在臺師大分部田徑隊練習完後,於晚間六點開始暖身。

  到了晚間八點左右,會陸續看到一群人,在司令台前明亮的區域或坐或臥。他們是田徑隊專攻短跑項目的隊員,經過幾次全力的衝刺之後,有些會累到癱在地上。這時會發現,他們常出現的動作,就是把雙腳的鞋子脫掉。

 

練習短跑項目的隊員在全力衝刺後,會休息一段時間,待體力恢復後才進行下一次的衝刺。(攝影/林承勳)

 

 

  一年級隊員盧昱丞提到,這次的練習菜單是起跑六十公尺六趟、十步換步(隊員衝刺十步,計算所需時間)四趟,接著是兩百公尺、三百公尺各兩趟。由於練習菜單的份量比上週還要多,衝刺後顯得更加疲憊。有時還會看到短跑隊員跑完躺在地上,由隊友幫忙將鞋子解下。

  「脫鞋子是要維持血液循環暢通,讓體力可以快速恢復。」同樣是一年級的隊員劉政謙解釋。由於短跑衝刺時釘鞋會穿得比較緊,會阻礙血液流動,因此休息時常常會將鞋子鬆開。有時自己已累到無力脫鞋,會由隊友協助,是田徑隊員間貼心的舉動。

  可選手們除了跑到雙腳疲軟、頭暈想吐外,還有隊員因為肌肉不舒服到司令台上向物理治療系的學生請求幫忙按摩。按到痠痛處,哀號聲伴隨痛苦的表情,此起彼落。

 
 

物理治療系的同學在幫隊員按摩。處理到疼痛處的時候,隊員露出猙獰的表情,還會痛苦哀嚎。(攝影/林承勳)

 

 

 

  但即使練習完當下沒有感覺,也不一定代表沒有事情。臺大田徑隊隊長吳易穎表示,肌肉熱開後會比較不會有疼痛的感覺,等到休息一陣子肌肉冷卻後才知道有沒有受傷。

  原來,運動員的成功,是奠基於外人看不到的辛苦練習。

練習結束後,進行的是讓肌肉放鬆的收操,隊員會踩在對方的大腿上,用自身的重量幫助收操。(攝影/林承勳)

 

收操進行中,有時會開玩笑地壓在隊友身上,將彼此當作滾筒,算是辛苦練習後的玩樂。(攝影/林承勳)

 

記者 e論壇
記者 e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