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新聞E論壇

公營住宅政策觸礁 北市無殼蝸牛難安居

公營住宅政策觸礁 北市無殼蝸牛難安居

記者 黎育如 報導  2017/12/31

時間定格於三年前。2014年10月,巢運號召萬人上街,夜宿知名豪宅帝寶前,象徵無殼蝸牛的漂泊未來,並且提出「廣建社會住宅」的居住改革願景。同年,柯文哲就任台北市長,將「四年打造兩萬戶只租不賣的公營住宅」,做為改善台北市居住問題的重要承諾。

三年時間過後,柯文哲於議會質詢中坦承,目前完工與規劃建造中的公營住宅為12247戶,完成率僅達六成。

對此,台北市都發局總工程司羅世譽表示,公營住宅的建造除了取得土地外,最關鍵的就是要舉辦地方說明會,獲得在地民眾的認同。但民眾對公營住宅的陌生感,卻形成一道無形的牆,阻隔了公營住宅在台北快速起步的時機。

擋住公宅的歧視高牆

「拒絕蚊子公宅!給我大公園!」上個(9)月,在六張犁陸保廠A、B基地興建公營住宅的說明會上,信義區景勤里民眾高聲喊著,抗議未來若興建公營住宅,將影響周邊交通和環境,說明會也因抗議行動以流會收場。

反對公營住宅的憤怒聲音,同樣出現在大直培英公營住宅的說明會上。「沒有好處,為什麼要蓋?」居民在公營住宅說明會上如此質疑,也道出台北市在地民眾,對於建造公營住宅的焦慮。

對於六張犁在地民眾激烈的反對聲音,羅世譽感嘆地說:「尊重反對意見,但需要者的聲音,卻很難被聽到。」他表示,居住的多元需求,目前無法受到正視。根據行政院主計處最近一次人口及住宅普查統計(2010)年顯示,台北市租屋族占18%,將近48萬的人口在都市叢林中尋找安身的租屋處,眾多人的居住權不應被忽視。

社會住宅推動聯盟召集人彭揚凱認為,對於從外地來台北工作的年輕人來說,在台北房價居高不下、與民間租屋市場不友善的雙重衝擊下,只租不賣的公營住宅會是很好的選擇。「買房子是你的權利,但不應該讓大家都沒選擇。」彭揚凱進一步表示,公營住宅挑戰台灣人「居住」與「產權」綁在一起的既定觀念。他認為,反對公營住宅的聲音,本質上是來自於「刻板印象」以及「歧視」的心理。

混居制擺脫汙名標籤

民眾心中的刻板印象,來自於先前公營住宅用收入去區隔入住者,像是過去安康平宅的入住戶,都是家庭年所得10%分位點以下的低收入戶。在財源困窘的情況下,導致管理不佳,造成社會的隱憂,甚至有論者質疑,公營住宅是造成房價下跌的因素。

而為了突破公營住宅的汙名化標籤,羅世譽表示,現今的公營住宅採用「混居制」,家庭年所得50%分位點以下的人就可以申請,可見並不限於低收入者。且現在公宅採物業管理,將同時增加公共化服務,如未來松山健康公宅,將設有托嬰和長照服務;興隆公宅二區也將設置社福工作站,期待與周邊社區共享資源。彭揚凱也進一步指出,公營住宅需要靠時間去驗證,等待未來品質好且有特色的公營住宅蓋出來後,那些汙名化的標籤自然被時間撕去。

「混居制是一種妥協,」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教授彭建文卻認為,若是站在社會福利的角度著想,在台北市公營住宅存量不到0.1%的情況下,公營住宅應優先提供給社會最弱勢的人。但為了與社會現實中許多人的不諒解妥協,混居制實是一種階段性的做法。

而彭揚凱也無奈笑稱:「我們台灣是人小志氣高。」他說,台灣社會住宅存量不足,卻宣稱要像擁有全世界社會住宅存量(存量32%)最高的荷蘭一樣,讓一半的市民都有機會入住。彭揚凱認為,台灣有自己的發展脈絡,卻在現階段的公營住宅政策中強調水平公平,使更多人能有入住機會;也因此便無法顧及垂直公平,陷入無法讓弱勢者得到更多保障的矛盾邏輯。

掌握所得 讓公宅有更合理的分配

為了讓公營住宅的政策能顧及需求者的處境,過往公宅租金以市價「八五折」出租。未來將回歸到需求者的所得上,依據不同所得階層制定不同的補貼方式,達到合理租金負擔應占家庭可支配所得30%的目標,避免出現因公營住宅租金太高而難以負擔的情況。如品質良好、但租金相對偏高的捷運聯開宅,至今仍有戶數尚未成功出租,出租率平均達八成。

新的租金改革方向在政府和民間已獲共識,而彭致文則從另一個角度指出,政府應先精確掌握人民所得,因為當今有太多不為人知的「灰色所得」,使得許多人的所得與消費不成正比,才會出現「雖然住公宅或社宅,開的卻是賓士」的矛盾現象。

此外,彭致文也認為,政府的資源不可能源源不斷,應要衡量資源狀況,以免因財政負擔而影響對弱勢者的補貼,造成另一種社會不公平。

「包租代管」會是公宅困境的救星嗎?

面對公營住宅政策跳票的危機,台北市政府也祭出了「包租代管」的方式,去補足缺少的公宅數量,讓過往受到租屋歧視的需求者能租到房子。然而,這種由政府或民間業者帶頭擔任二房東的方式,卻未必樂觀。

羅世譽表示,過往政府是扮演媒合的平台,三年來僅有八十幾戶媒合成功。面對媒合成效低落的狀況,政府為了增加民間空屋釋出的機會,在新的「包租代管」政策中,強調房東在所得稅、房屋稅、地價稅,都能獲得減免。

然而,在台灣現今已存在逃漏稅的情形下,彭建文認為「減稅」無法成為好的誘因。而以彭揚凱多年觀察台灣住宅市場的經驗,他認為與興建公營住宅的投資相比,包租代管像是「把錢丟進水裡」的做法,僅為「過渡性」的措施,無法真正達到釋放空屋給租屋需求者的終極目標。

讓公宅搭出好橋樑

在整體的住宅政策中,興建公營住宅、租金補貼、包租代管等做法,都僅是其中的一環,用來彌補住宅市場的不足與缺失,實無法完全解決「居住不正義」的問題。

彭揚凱直指,「高房價」是政府與民間都不願解決的核心問題,這正是前述空屋無法獲得釋放的重要原因。

最後,彭建文把公營住宅比喻成「搭橋」的概念。公營住宅就像是透過社會福利的資源,讓底層的人能流動向上,接著再把資源留給下一個人。由於政府的資源有限,同時也須做好脫貧機制,才可以讓公營住宅搭的這座橋,能永續傳承。

柯文哲市長的三年任期即將結束,目前已完工的公宅數量為3435戶,正在建造的有8794戶。圖為萬華青年公共住宅的施工場地,十月初已進行上梁典禮,都發局預計明(2018)年八月底完工。攝影/黎育如

位於圓山的大龍峒公營住宅,已出租53戶,內部管理是借鏡香港公屋的「扣點制」,如私人物品不得亂擺放於公共空間,用扣點的方式規約住戶彼此間的生活習慣。期待扣點制能帶動經濟弱勢者改變生活,並學習良好的生活習慣。攝影/黎育如

大龍峒公營住宅外牆的彩繪作品,表示社區生活周遭的地景地圖,從中也可以看見公營住宅融入社區地景,成為社區發展脈絡的一部分。攝影/黎育如

位於文山區的興隆公共住宅1區,內有90戶原安康平宅住戶。重新打造的公營住宅,也企圖去除加諸在公營住宅上的汙名化標籤。攝影/黎育如

記者 e論壇
記者 e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