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新聞E論壇

食物銀行免點區 製造日期僅供參考

食物銀行免點區 製造日期僅供參考

記者 吳建德 報導  2017/12/31

白色的拉門應聲而開,一隻紅貴賓犬咚咚咚地跑了進來。「麻糬,不要跑那麼快啦。」詹阿嬤拄著柺杖,慢慢地走了進來,手中還一邊說:「麻糬太喜歡這裡了。」這裡是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位於全台北市弱勢人口比例最高的忠勤里。

1964年,台灣第一批國民住宅—南機場國宅落成,成為台灣當時的模範公寓,不僅有特殊的飛天旋轉梯設計,每戶也都有沖水馬桶,時任行政院長嚴家淦及眾多官員,亦隆重地出席了落成典禮。隨著時間過去,主要位於台北市中正區及萬華區的南機場國宅,已成為了台北市最弱勢的區域之一。以忠勤里為例,低收入戶的人口數約佔了總人數的十分之一,獨居老人孤單老死在家中,直至屍首發臭才被鄰居發覺的事件,也時有所聞。

過去風光一時的飛天旋轉梯設計,現今已不復當年的光彩。(攝影/吳建德)

2013年,忠勤里里長方荷生將郵局舊址,改裝成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只要是忠勤里低收入家庭的成員,每個人都會有一本食物銀行帳簿,每個月帳簿固定有500點的點數,可以用來購買食物銀行的食物和物資。

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的會員帳簿,可用其中的點數換物品。(攝影/吳建德)

食物銀行的每件商品,都會標出所需點數,約是市價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如原價99元的關廟麵,在這裡便只需50點。然而,送來的物資也有可能已經過期,幸福食物銀行卻捨不得丟掉。

幸福食物銀行負責人程俊威說,他們會評估,如果東西本身就比較耐放、外觀沒有明顯壞掉、聞起來也沒有異味的話,就會把東西放到免點區。此外,若是已經開封、或是沒有印製有效日期的食物,同樣也會在評估後,放進免點區。即使標示免點區的紙條因意外破損,只剩下勉強可辨識的「點區」二字,會員們仍熟悉地往那個角落的直立櫃去,拿取自己想要的免點區食品。

會員挑選好物品後,會由工讀生幫忙結帳、計算點數餘額。(攝影/吳建德)

食物銀行中的「免點區」,擺放的是過期、但沒有異味的食品。(攝影/吳建德)

2016年,台灣食品藥物管理署調查發現,台灣的剩食數量十分驚人,估計一年約有3萬6880公噸食品沒吃過、沒拆封就被放到過期,被當作垃圾處理。其中,外包裝破損、賣相不佳和快過期等因素,都可能導致食物遭到丟棄。

面對台灣日益嚴重的食物浪費及剩食問題,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自營運開始,就一直將剩食再利用作為核心概念。「大型食物銀行不接受散貨,甚至沒有一定的量就不收,我們這裡什麼都收。」程俊威笑著說。不管是用竹籤串起的乾燥魷魚,或是開封後用了一半的蜂蜜,這裡都照收不誤。

通常食物送進來時,工作人員會先看是生鮮食品、還是可以存放的食品。原來,方荷生除了創立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也先後成立「南機場樂活園地」和「書屋花甲」,三者共成緊密的合作關係。若捐贈的食物屬生鮮食品,大多會送到樂活園地直接料理使用。每周一到五的午、晚餐時段,定時給老人送餐,或是讓獨居老人到樂活園地共餐,彼此陪伴。

書屋花甲則是方荷生成立的咖啡店,對面即是忠義國小,約七成以上的學童來自高風險家庭。書屋花甲以「關懷弱勢,珍惜剩食」為宗旨,每周一、二晚間,固定為弱勢小朋友提供免費的咖啡拉花課程。周四到周日,也會準備不同的續食料理讓客人享用。

店門口放的則是大大的「食享冰箱」。周一到周五下午四點半左右,便能見到居民在冰箱前排隊,準備領取各個NGO收集的剩食。

周一到週五下午四點半,常看到人們排隊準備領取食享冰箱的物資。(攝影/吳建德)

在食物銀行中,若捐贈物品為餅乾、沙拉油、鮪魚罐頭或衛生紙等可存放物資,工讀生及志工會合力,將製造日期重新謄寫在產品上。「老人家眼睛不好,所以我們會把製造日期,用簽字筆大大寫在長輩容易看到的地方。」程俊威說。至於那些過期的、沒有日期的或開封過的,則在經評估後,再放入食物銀行的免點區裡。

為服務老人,商品上再用簽字筆謄寫有效日期。(攝影/吳建德)

免點區的食物是否符合食品安全,避免弱勢者身體受到傷害,也是食物銀行經常顧慮的問題。程俊威認為,食品在進入免點區以前,一定經過評估,每種食品都有不同的理解方法。以罐頭為例,就可以觀察有沒有膨脹。

「以這包泡麵為例好了。」程俊威看著桌上一包有效日期為今年5月3日的過期泡麵說,泡麵裡面有麵體、醬包和油包,有些甚至有肉包。如果包裝上說明五月到期,是指裡面那麼多樣裡面的其中一樣,最快在五月到期。如果會員想拿走,我們都會再提醒他們,如果打開有異味、或吃起來怪怪的就丟掉。

「有時麵體不能吃了,但醬包還能,他們通常會拿回去煮白麵來吃。」程俊威說。

針對此說法,臺大食品科技研究所兼任副教授許庭禎表示,產品的有效期限,都是整體性考量後決定,而非其中單一品項的最快期限。至於罐頭的有效期限問題,許庭禎則肯定,只要罐頭表面未膨脹,基本上都是可以食用的。

目前食物銀行唯一的工讀生孫浩軒則表示,他們會一再提醒會員要注意食品情況,同時也會尊重個人選擇。

為了讓會員盡可能有食物可拿取,目前總數為300人左右的會員們,在一開始,都要和食物銀行簽署合約。合約內容為:「甲方提供之物資因為善心人士贊助,將無法保證物資安全無虞,乙方須自行評估承擔風險」等,已經將食物銀行的立場說得很明白,就是安全問題要由取用者自負。

「不只免點區,就算是要點數的食品,我們也都是會提醒會員,如果覺得怪怪的就要丟掉。」程俊威指出,有些食物的確還沒過期,外觀也沒問題,但可能食品原本的儲存環境惡劣,所以也不能太相信有效日期。

「你知道那位先生的情況嗎?」程俊威指著在食物銀行逗留許久,剛剛離去的背影說,那個先生有個女兒,應該讀大學了。但他前一陣子都住在龍山寺旁的艋舺公園裡,成了街友。「他每次來,幾乎都將免點區的東西一掃而空。你看,柚子全部都被他拿走了。」程俊威說。

「有沒有過期真的不是重點,而是『有比沒有好』的問題。」程俊威笑笑地說,那是迫於需求的一種安慰。他說,這四年來,還沒有人跟他反映,有因為拿免點區的食物,而吃壞身體的。

詹阿嬤拄著拐杖,緩慢地走到免點區前,拿了幾包餅乾和兩顆柚子。當被詢問是否擔心會因此吃壞肚子時,阿嬤只笑笑地說:「不會啦,怎麼會!」

由於兒子早逝,阿嬤一個人扶養兩個孫子長大,貴賓狗麻糬則是陪伴著她的好夥伴。因為即使已不良於行,麻糬總是會等她。「麻糬,我們走囉,跟大家說掰掰。」阿嬤開心地揮手道別,臉上的皺紋全擠在一塊。麻糬果真乖乖地在門口坐著,和阿嬤一起在微暗的傍晚,步上回家的路。

記者 e論壇
記者 e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