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眼見為憑的溝通管道 蔡士棹

蔡士棹認為,身為一位醫生,更重要的是拓展多方位的醫學廣度,透過自學研讀與講座課程領略其他技能,而牙科攝影便是他透過自學而習得的一個嶄新領域。

眼見為憑的溝通管道 蔡士棹

記者 聶薇庭 報導  2012/05/30

舉止大方客氣的蔡士棹醫生,在醫界享負盛名,盛名的原因並非是其有特別資深的入行年齡,而是親切的待客之道與重視和病患之間的溝通過程,許多顧客對他都讚不絕口。但蔡士棹認為,身為一位醫生,很重要的一部分是拓展多方位的醫學廣度,透過自學研讀與講座課程領略其他技能,而牙科攝影,便是他透過自學而習得的一個嶄新領域。
歡迎光臨 天才集中營
牙科攝影是蔡士槕透過自學而得的一個新領域,也是己身工作與攝影興趣結合的一個應用。
(照片來源/聶薇庭攝)

回想起自己的求學生涯,蔡士棹說,自己一路走來,都是大家眼中的優等生,十六歲便成為中央研究院生物資優生,參與許多院內實驗活動。在新竹中學就讀期間,也憑著自學其他類組科目,順利跨組考上理想學系。蔡士棹自信的表示,考試分數一向在他的能力範圍之內,但直到進入牙醫系後,才見識到各校菁英,甚至於真正的天才。

蔡士棹引用了系上教授的一句話:「牙醫系不需要第一流的人才,在乎的是其他方面的培養。」這句話深深影響了他,自從二十四歲成為牙科醫生後,他總會利用不同期間學習多方位的牙科技術,自然而然累積技能。除了領先其他臺灣醫師,取得美國專利牙齒隱形矯正技術職照外,蔡士棹也自學牙科攝影技巧,憑著仔細研究相關書籍練就了此項技能,並在台灣大學開設牙科攝影相關課程,大方的在網路部落格中分享攝影的細部注意事項,例如微距鏡頭的使用以及牙齒白平衡的調整等。

攝影宅興趣

一直以來對於不同領域與知識充滿好奇的蔡士棹說,自己從小便想加入管樂團,在台大就讀期間,剛好有了機會,並首次嘗試吹奏薩克斯風。當時正是台大薩克斯團相當強盛的時期,透過許多傑出學長及學弟教導,儘管沒有正式且大型的表演機會,但直到現在還會相約一同吹奏。

此外,攝影也是他一直以來的一個興趣,開玩笑說只是器材買得好的蔡士棹,常會利用出國機會來多多練習運用鏡位。他總笑稱自己像是活動中的場器組,每次出門都會帶著各種不同的鏡頭以及大包小包的器材,平時攝影技巧也都是透過自學研讀,喜歡嘗試也喜歡紀錄。

蔡士棹攝影至今最滿意的作品,就是這張西班牙聖家堂內迴旋樓梯迂迴羈絆的視覺效果。(照片來源/蔡士棹提供)

蔡士棹利用閃燈攝影、人像攝影、生物攝影捕捉了世界各區域的影像,其中他最喜歡建築物攝影,在眾多自己的攝影作品中,他覺得最特別是一張俯視西班牙聖家堂迴旋梯的照片,場景類似於電影哈利波特畫面,重重疊層並迴旋的斑駁石階,深灰色的色調讓蔡士棹聯想起人生的過程,充滿羈絆且迴旋不曾停止,看不見所謂盡頭,但光線會給予不停走下去的動力。為了要拍這張照片,他嘗試了一百多次,中間調整了光圈、色彩、焦距、角度,總共花費一個多小時時間,才完成這張令他印象深刻的作品。

牙科攝影 藝術?醫療?

談到牙科攝影,蔡士棹堅定的表示:「它會是一種趨勢,絕對。」現今的牙科攝影大部分作為美容醫療使用,目前已經在美國被廣泛的應用,但台灣只有鮮少的診所有這方面的設備器材。

牙科攝影中的人像攝影,除了可幫助治療外,更可以增進蔡士棹與病人之間的互動。
(照片來源/聶薇庭攝)

牙科攝影可約略分為兩大部分,其一為人像攝影,形式近乎於坊間相片館拍攝證件照般,蔡士棹會取樣客戶不同角度微笑的照片,做為日後牙齒矯正參照圖。口內攝影則是口腔內部的齒態影像,其用途是作為數位軟體的牙齒矯正模擬,若純粹為欣賞,也可以將一顆完整個牙齒作為模型,拍攝純粹藝術性的圖照。

蔡士棹說,儘管牙科攝影的重要性日漸被看重,但台灣目前這方面的人才仍較少,且不單只是需要會攝影,還需要搭配X光的內部分析等專業知識,才是完整的療程。而個性相當有趣大方的他,在進行牙齒攝影中的人像部份時,不免會遇到生性害羞並且害怕鏡頭的客人,但他總會半開玩笑地向病人說:「你不給我照,那我就不給你看診囉!」顧客們也會在部落格中表示蔡醫師看重病人,並且重視溝通,顛覆傳統牙科給人嚴肅的感覺。

醫生 一生努力不止的行業

回想起一路走來,蔡士棹自從取得醫師執照後到自行開業,至今已經過了十年。在馬祖進行替代役的過程中,他曾為許多歷經社會黑暗層面的犯人進行診療,接受到很多不同、並常被主流社會忽視的底層聲音,也徹底顛覆蔡士棹的價值觀。因此,儘管現在客戶中有來頭不小的立委,更有許多知名影星。但不論是哪種階層的病患,學習重視病患的需求、隱私以及溝通,仍是他目前首要考量的課題。

到現在,蔡士棹還是一直都牢記當初教授所說的話,「牙醫系不需要第一流的人才,在乎的是其他方面的培養。」在短短十年間,他學習了不少技術,除了工作臺上大大小小的攝影器材,部落格上也貼著世界各地的印象。或許如同他給攝影訂下的這番話「在光影與虛實之間,我們試著留下紀錄」,儘管工作再忙碌,他仍試著在工作之餘,記錄下周遭的脈搏氣息,並且與工作中遇到的形形色色做呼應,給自己更多的期許,能成為一個與人貼近的醫生。

記者 聶薇庭
我是聶薇庭,乍看之下頗有氣質,但不用多久就可以發現我的神經質    
記者 聶薇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