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人群中的模糊面孔 臉盲症

當在路上遇到熟人時,好像對這個人有點印象,卻完全想不起來他是誰;又或者連一點印象都沒有,甚至把對方當作陌生人……光是在美國,約500萬人有這樣的困擾,而這在科學上被稱作「臉盲症」,也就是臉部辨識能力缺乏症。

人群中的模糊面孔 臉盲症

記者 胡乃文 文  2012/05/30

當在路上遇到熟人時,好像對這個人有點印象,卻完全想不起來他是誰;又或者連一點印象都沒有,甚至把對方當作陌生人……光是在美國,約500萬人有這樣的困擾,而這在科學上被稱作「臉盲症(prosopagnosia或稱face blindness)」,也就是臉部辨識能力缺乏症。
社交障礙 臉盲症影響 
《人群中的面孔》電影海報。
(圖片來源/IMDB電影網)

電影《人群中的面孔(Faces in the Crowd)》描述女主角Anna原本過著愛情、事業都很順遂的幸福生活,但在她意外目睹一樁殺人案件,並在與兇手搏鬥時意外落海並傷及腦部後,一切都變了。Anna醒來後,發現自己每次起床、看到枕邊的男友時,都以為是陌生人而驚恐不已;而路上跟她打招呼的人,她更是一個都不認識;甚至和朋友相約吃飯,她赴約時也認不出好友的面容。

事實上,這正是對於臉盲症患者的描述,他們對任何臉孔都是過目即忘,也無法不能區別臉和臉之間的不同。就像電影中的Anna,她能夠清楚地看見每個人的五官,也能分辨美醜,但就是認不出這張臉的主人是誰。城邦網站「常識維他命」進一步補充,臉盲症患者因為無法辨別不同的臉孔,所以隨之而來的挑戰就是社交障礙。

Anna因飽受臉盲症困擾,男友也對於每天早上要面對女友的病情而日漸失去耐性,所以為了留住男友,Anna只好騙他自己已痊癒,實則偷偷將男友每天繫的領帶花樣畫起來,以便她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然而,某次Anna跟男友到酒吧約會時,只能靠領帶認人的她,卻不小心親吻了一個和男友繫上同款領帶的陌生男子,因而引起了兩人間的爭執,也影響到彼此的感情。

臉盲症成因 基因出問題

城邦網站「常識維他命」指出,以往一直以為臉盲症是腦部受傷而造成,但近幾年來,學者發現臉盲症會遺傳。此外,許多研究顯示,透過視覺皮質連接到大腦前額葉皮質,並將訊息送到儲存記憶的杏仁核中,經過配對後,人類的大腦就能辨認眼前的臉孔,而臉盲症患者可能就是在這個過程中出了問題。

《大紀元》在2009年2月25日的報導則說,哈佛大學研究發現,這個疾病並不罕見,2%的美國人有某種程度的臉盲症狀,平均每50人就有1人有這樣的困擾,這樣換算起來,美國就有高達500萬人可能罹患臉盲症。


《人群中的面孔》電影劇照。(圖片來源/IMDB電影網)

德國人類基因研究專家Thomas Gelurge認為臉盲症有很強的遺傳性,在他調查的689位學生中,17人診斷出有臉盲症。進一步追蹤這些學生的家族後,甚至發現如果父母有一人患病,孩子得病的機率高達50%,如果父母都是臉盲症患者,那孩子也百分之百也是患者,因此會出現全家人在同個屋簷下,卻互相不認識的情況。

臉盲症 目前無法根治

儘管科學家還沒有找出臉盲症確切成因與根治辦法,但病患仍可透過其他方式認人,如記住別人的穿著、髮型、步態或說話方式等。就像電影《人群中的面孔》的Anna一樣,她到最後仍沒有痊癒,生下了一個女兒後,她也無法完全記住孩子的面容,但她努力讓自己適應環境,一旦接受自己無法辨別臉孔的障礙後,心裡也不再那麼徬徨或手足無措。

當Anna坦然面對臉盲症後,生活的步調似乎不那麼緊湊了,雖然她無法認出自己的孩子,每天起床看到的都是一個陌生、全新的世界,但她並不害怕,因為她還有滿滿的愛,足以填補她認不出女兒的憂傷,也讓她會更努力去擁抱這個世界。

記者 胡乃文
嗨~我是胡乃文 喜歡: 巧克力、孫燕姿、陳綺貞 討厭: 拍照、香菇、拖拖拉拉
記者 胡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