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包浩斯 科技與藝術的結合

舞者在場中央重複著動作,以冷硬的線調與毫無表情的臉孔,沿著地上三條不同顏色的線前進。包浩斯德紹基金會此次在台灣重現「包浩斯劇場」表演,讓舞者如同機器人一般,在空間中進行各種探索與對話,期望帶給台灣觀眾更多不同的思考與體驗。

包浩斯 科技與藝術的結合

記者 楊佳靜 報導  2012/05/30

舞者在場中央重複著動作,以冷硬的線調與毫無表情的臉孔,無視周圍觀賞的人群,沿著地上三條不同顏色的線前進。包浩斯德紹基金會透過此次台北藝術節的機會,來台展覽,重現「包浩斯劇場」表演,讓舞者如同機器人一般,在空間中進行各種探索與對話,期望帶給台灣觀眾更多不同的思考與體驗。
包浩斯劇場 人與機器的對話

「包浩斯」(Bauhaus〉這個名詞,對於多數人而言,或許只知道是所在建築領域發展上頗負盛名的德國設計學校,然而,「包浩斯」所帶來的影響力卻是非同小可,它被視為現代主義建築派的代表,其強調簡潔、注重實用機能的風格,至今仍遠播世界。


「光影竿舞」是展中展示的舞台裝置之一,以探討光、顏色、人體比例在空間運動的原則為創作概念。觀眾可走入裝置中親自體驗與探索。(攝影/楊佳靜)

歷史上,包浩斯設計與藝術學校建立於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此段期間正是工業革命的洪流襲來之時,人們逐漸開始以機器取代人力。在那個年代,理性與科學的思維當道,人們相信藉由科技的突破創新能帶來更美好的生活。同時人們也開始領悟到,當機器時代來臨後將取代手工藝生產的趨勢,因而開始思考人與機器間將如何共存共處,許多抽象的實驗探索便在「包浩斯劇場」中產生。

台北藝術節總監耿一偉表示,包浩斯劇場與一般的劇場舞蹈不同,它不以人的情感為主體、不去再現任何自然界事物、沒有情節也沒有角色,在包浩斯劇場裡,是以抽象態度去探討光、顏色在空間運動的可能性,藉此探求空間存在的原則。

而包浩斯劇場透過種種實驗,認為藝術不再只是單靠直覺的表現,反而是去掌握一套規則,探討人與空間存在的關係。「包浩斯劇場可以說是最早的科技劇場。」耿一偉說,在當時科技尚未達成的階段,包浩斯劇場則是率先開啟了機器與人的對話思考。

以數學立基「玩」出藝術

包浩斯劇場以幾何的服裝造型、道具來進行人與舞台空間的探索。(攝影/楊佳靜)

關於劇場的起源,最初是由非本戲劇科系的學生與老師「玩」出來的,他們多是學習建築、工藝等各領域背景,大家集聚在某空間中,進行各種劇場的實驗和發想。


舞者沿著不同顏色的直線,以不同調的機械式動作前進,彷彿化身被空間限制的機器人。(攝影/楊佳靜)

「這些思想背後的立基,就是數學。」耿一偉說道,包浩斯結合了當時工業化與相信科學的思潮,因此在舞台規劃與動作編排上,則是沿襲學校本部的理念思維,以幾何、直線、圓方等數學化的規則、組合,作為設計概念。

像是以竿杖、直線條的設置來讓身體延展,將人體本來內在的比例,結合舞台的數理結構,來追尋猶如黃金比例構圖呈現。或者是讓舞者穿著圓球體、角錐體等舞衣,來探究幾何造型對舞者形體的改變。甚至是使舞者動作受到某種程度的限制,以呈現機械式的肢體表現。如在此次展覽中,紅色、藍色、黃色,三種直線分別代表不同的運動規則,而這些規則協助了舞者的編排與動作,人彷彿變成受到空間限制的機器。

「包」出跨領域思維

擔任展場表演與舞蹈動作編排的舞者陳韻如女士表示,與以往需要豐沛感情、誇張動作的舞蹈比較,此舞蹈編排有很大的相異,它將傳統舞蹈注重的感性表達,轉換為理性思考,讓身體去與空間對話,身體節奏開始放慢,並學習像個機器人般,專注在自己的動作上,循著舞台設計所賦予的規則與空間限制,重現當時包浩斯劇場所欲表達的概念。

「如果現代的藝術家能夠喜歡機器,喜歡科技,那麼他們就會追求精確而非混淆,而這一切不過是源於藝術家們試圖擺脫困擾與對藝術形式的追求。」這句話出自於包浩斯劇場的領導者──畫家史萊莫(Oskar Schlemmer),不僅道出了包浩斯劇場不斷追尋與探求的目的,也闡明包浩斯所展現的跨領域統合精神,它以理性、空間分析的思維,給予傳統劇場更多發展的可能性與方向。

包浩斯劇場一路以來的發展,即使現在只是一段屬於包浩斯學派的歷史回憶,但影響卻極為深遠。像是劇場在當時以玩遊戲的方式,套入規則化的理性思維,在基礎原則下達到更多創新。而在現今的教育系統中,也能看見這樣的引導式教學,耿一偉則以「有限制才有自由」形容包浩斯 "less is more" 的不變中心思想。

此外,包浩斯劇場以跨領域的思維統合,去探求機器與人之間的共處、數理結構下的空間、幾何造型對人體的改變與限制等面向,不僅開啟了時代先河,讓不同領域間的距離縮短,也促成科技與藝術的結合。而包浩斯劇場所傳承的理念,彷彿也是提醒著:在現今數位化潮流的襲擊下,人與科技之間,同樣需要去不斷思考與回應,創造更多發展的可能性。

記者 楊佳靜
嗨 我是躲力也可以叫我jiab靜 我喜歡酸酸甜甜的泰國菜 超超超超超超超超超超超超超超超想要踏遍全世界 我也希望可以跟大家好好相處 多多指教喔:)  
記者 楊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