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仿韓團產製 治標不治本

韓國流行文化當道,台灣也颳起一股哈韓風!唱片、經紀公司瞄準觀眾口味推出多樣韓式風格的偶像團體,卻不免被質疑短視近利,只是一味仿造國外。在這些團體陸續出現的同時,其實更應該關注台灣娛樂文化發生什麼問題。

仿韓團產製 治標不治本

記者 朱筱微 報導  2012/05/30

韓國流行文化當道,台灣也颳起一股哈韓風!唱片、經紀公司瞄準觀眾口味推出多樣韓式風格的偶像團體,卻不免被質疑短視近利,只是一味仿造國外。在這些團體陸續出現的同時,其實更應該關注台灣娛樂文化發生什麼問題。
趁勢而起 仿韓團體湧現

近年來韓國偶像團體大舉攻台,擄獲不少粉絲的心,台灣娛樂圈也不甘示弱,自去(2011)年起陸續推出多樣風格的偶像團體,像是棒棒堂出身的JPM、從模特兒轉型成為演歌雙棲的團體Dream Girls、能歌善舞的Roomie或是中性打扮聞名的MISSTER,以及今(2012)年甫出道就造成話題的4ever、Super 131等,成為另一股流行文化新勢力。

台灣偶像團體的鼎盛時代可以從2001年說起,代表團體有紅遍亞洲地區的F4,以及蛻變為人妻團體的S.H.E。自此後十年間許多台灣團體陸續出道,而日本、韓國也相繼蠶食台灣市場,讓台灣的偶像團體風潮在雙方夾擊中逐漸式微。

台灣經紀公司為迎合千變萬化的觀眾口味,也嘗試加入外國風格搶攻台灣粉絲的關注,早期就曾趁日劇風潮推出男子團體可米小子;近期則因2009年時,韓國男子團體Super Junior一曲《Sorry Sorry》攻進台灣市場,之後韓國流行文化與音樂大舉輸入,在台灣吹起強勁的「韓」風,仿造韓國偶像產製方式打造如Super7、Super131等男女團體,搶搭韓流列車。

近兩年來,台灣陸續推出偶像團體力抗韓流,卻被眾多民眾狠批仿韓抄襲。 (圖片來源/各團體官網、粉絲團,製圖/朱筱微)

但對喜愛流行文化的消費者而言,韓式風格的偶像團體如果沒有自身特色、只是一味模仿抄襲,很難獲得他們的青睞與支持。身兼台灣與韓國女子偶像團體的台大批踢踢實業坊版主黃兆文表示,台灣並不是沒有能力發展團體,但經營上總是過於急就章,尤其「在產製團體的過程中缺乏長期培訓」他說。

這些成員可能僅是外型和舞蹈實力不錯就被倉促組成團體,反而忽略了「團體偶像魅力」的重要性。黃兆文進一步指出,韓國經紀公司則會從眾多的練習生中進行徵選,讓偶像團體成員不僅具有掌握舞台的個人實力,還能與同伴互相搭配、融合在各個團體風格中。

借鏡韓團 發展在地特色

雖然對喜愛韓國偶像團體的台灣粉絲而言,可能無法接受韓式風格的台灣團體,但其實韓國流行文化早年也曾透過師法歐美、日本的方式,結合在地特色才逐漸發展為今日名揚世界的K-POP韓樂文化。長年觀察韓娛文化的網路編輯周琳晏認為,雖然韓國在偶像團體產製方面已臻成熟,足以做為團體產製的參考借鏡,但台灣團體仍應保有台灣自己的特色,例如適當加入台語等本土元素,積極參與跨國文化合作交流,找到與其他國家抗衡的優勢。

長年觀察韓娛文化的網路編輯周琳晏,對台灣偶像團體與流行文化也有一番見解。
(照片來源/朱筱微攝)

對於部分民眾批評台灣偶像團體的仿韓現象,周琳晏提出不同看法:「不能說台灣的嘻哈音樂就是學韓國男子團體BIGBANG,韓國的音樂類型也是沿襲自歐美,加上在地文化進而改變、發展而來。」亞洲各國其實經常互相效法模仿,除了因為東方藝人的臉孔、身型相似,文化也較為親近,先前早有許多跨國合作或組團的案例。她也表示,台灣民眾對娛樂文化產業的態度應有所改變,摒除「瘋迷偶像是幼稚行為,演員或樂團才足以代表台灣」的想法,正面支持台灣流行文化。

韓國流行文化發展迅速,其成功主因除了歸功韓國民族性,政府的傾力支持、經紀和唱片公司背後龐大的企業金援也是幕後推手,使娛樂事業現已成為代表韓國的指標之一。反觀台灣,不僅受限於小眾市場,政府在娛樂方面無相關措施,演藝經紀公司也無心深根培育偶像藝人,即便趁著主流風潮順勢推出各類型的偶像團體,這些偶像卻多半只有短暫的演藝生命和曝光量,更遑論代表台灣與鄰近亞洲國家抗衡,是現今台灣在產製仿韓偶像團體的背後,必須正視的問題。

記者 朱筱微
哈囉,我是朱筱微:) 本名配我根本是詐欺,所以還是叫我大威吧! 興趣是參與凡人的行動研究、幫男朋友們編碼、每天去韓國玩一圈再睡覺 專長是抿嘴裝可愛、幫大頭貼套濾鏡 生性善良又溫順,從小生長在白雲圍繞有如天堂的地方 人稱_______ 啊!怕認為我自肥還是別說好了 反正大家心知肚明、心照不宣(眨眼 很高興認識大家喔~請多多指教>_^
記者 朱筱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