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用興趣探索百年小提琴之謎

現代科技近乎無所不能,兩百多年來,卻始終沒人能做出可與史特拉底瓦里或瓜奈里匹敵的小提琴。台大化學系教授戴桓青除了擅長化學生物學外,也鑽研小提琴研究多年,他期盼能解開名琴之謎,幫助製琴大師再創悠揚樂音。

用興趣探索百年小提琴之謎

記者 賴巧純 報導  2012/05/30

現代科技近乎無所不能,兩百多年來,卻始終沒人能做出可與史特拉底瓦里或瓜奈里匹敵的小提琴。台大化學系教授戴桓青除了擅長化學生物學外,也鑽研小提琴研究多年,他期盼能解開名琴之謎,幫助製琴大師再創悠揚樂音。
用興趣探索百年小提琴之謎
化學博士戴桓青教授將小提琴視為生活中最主要的興趣。
(照片來源/賴巧純攝)

相信看過《名偵探柯南-戰慄的樂譜》的人,對電影中史特拉底瓦里小提琴一定不陌生。這把名琴正是出自史上最有名的製琴巨匠史特拉底瓦里(Antonio Straidvari)之手,連日本人也十分崇拜他鬼斧神工般的製琴技術。

距今兩百多年前,義大利北方的小城-克雷蒙納(Cremona),擁有多位製琴名匠,製造了許多舉世聞名的小提琴,除了史特拉底瓦里的小提琴之外,還有被小提琴之神帕格尼尼(Niccolò Paganini)譽為琴中之王的加農砲(Il Cannone),則是出自於另一位著名製琴匠耶穌‧瓜奈里(Giuseppe Guarneri del Gesù)之手。不僅史特拉第瓦里和瓜奈里,克雷蒙納小城製琴匠所製造的琴,都具有相當高的水準,後人認為知名的小提琴皆誕生在同一時期、同一城市絕非巧合,這其中必有奧秘所在。

十八世紀初期是小提琴製作的黃金時代,但當時教育不普及,製琴匠識字不多,因此並沒有留下文獻資料供後世參考,再加上製琴關鍵技術是「傳子不傳徒」的,一旦製琴工匠逝世,小提琴製作的秘密也被帶進棺材。儘管現代科技已近乎無所不能,且兩百多年來,也不乏優秀的製琴匠,卻始終沒有人能做出可與史特拉底瓦里或瓜奈里匹敵的小提琴,因此,科學家亟欲揭開名琴製作的神秘面紗。

失而復得的小提琴夢

今年七月,甫從美國回來的加州理工學院化學博士-戴桓青,任教於台灣大學化學系。戴桓青除了擅長於化學生物學之外,也鑽研小提琴研究多年。戴桓青在攻讀博士時,曾蒐集大量相關研究文獻,彙整之後發表於美國小提琴協會的學術期刊上,年紀輕輕的他,已在美國小提琴研究領域嶄露頭角。

談起為何會踏入小提琴研究的領域,戴桓青說他就像許多亞洲的小朋友一樣,父母希望培養孩子的音樂氣質,於是讓孩子從小學樂器。但他也和大部份小朋友一樣,在過程中遇到瓶頸無法克服,又因課業疏於練習,中斷了學琴之路。

戴桓青受到納吉瓦里教授的啟發,開始了小提琴研究之路。(照片來源/戴桓青提供)

戴桓青之所以重新拾對小提琴的興趣,是當年在美國加州理工學院攻讀博士時,透過一位台灣裔的美國同學,認識了德州的納吉瓦里(Josegh Nagyvary)教授。當時納吉瓦里教授聲稱他發現了名琴背後的秘密:關鍵在於小提琴的塗料與木材。然而因為納吉瓦里教授的研究成果與多數製琴師長期使用的技法相左,他的研究論點未能被接受。戴桓青聽聞此事深感好奇,重新勾起了對小提琴的熱情,且納吉瓦里使用化學方法分析名琴,與自己的研究領域相關,便想深入了解。

造訪納吉瓦里教授後,戴桓青對於小提琴研究產生很大的熱忱,他近一步蒐集歷史上對小提琴研究的相關資料,彙整後發表於網路論壇、小提琴學術期刊,自此踏入了名琴研究的領域。

佈滿荊棘的研究之路

所有好的研究都是出自於第一手資料,因為第一手資料呈現出最真實可信的內容,當資料經過不同人的演繹,成為第二手、第三手資料時,它的研究價值便隨之遞減。許多人可能不知道,台灣奇美博物館擁有全世界最豐富的名琴收藏,其中也包含多把史特拉底瓦里和瓜奈里的小提琴,這對於台灣的小提琴研究有極大幫助。然而,小提琴研究最大的困難在於樣本的取得,世界上幾乎沒有人,會願意讓科學家在一把小提琴動輒上千萬美金上做破壞性取樣。

在台灣甚至整個亞洲,以化學觀點研究小提琴材料,並且發表在國際學術期刊上的,戴桓青可說是唯一一人。名琴研究無法發展成一套知識系統,也無法創造產業價值,研究成本極為高昂,所以普遍無法獲得政府的資金挹注,這也是研究的另一項困境。只有歐洲比較重視藝術文化研究,像是法國國立音樂博物館近來就積極進行小提琴塗漆的分析。戴桓青希望以後在台灣進行小提琴研究也能獲得政府單位與私人基金會的經費補助。

興趣 決定方向

戴桓青認為沒有所謂的刻意將科學應用到人文領域的人文家,或是將人文融入科學領域的科學家,一切皆來自於個人的興趣。有些人喜歡科學、有些人喜歡藝術,有些人喜歡廚藝,那麼他們自然會設法接觸相關知識。他舉自己對於音樂的喜好為例:「音樂對我而言,是生活中主要的興趣。」戴桓青擁有上千張CD,包含許多不同類型的音樂,其中古典樂為大宗,也有許多的爵士樂及國樂。他偶爾也拉拉小提琴,放鬆心靈。戴桓青在音樂上的興趣,正是他和別人有不一樣的研究方向的原因。

在台灣的教育環境下,許多小朋友從小被被迫補習,並以升學為讀書的首要目標,反而犧牲了自我探索的時間,缺乏機會發展「好奇心」與「興趣」。戴桓青認為,有了好奇心與興趣後,就會開始鑽研自己喜愛的領域,進而專精於此,而這是必須從小就培養成的人格特質。建中資優班出身的戴桓青,認為在台灣所謂的「資優」並沒有太大 的實質意義,台灣的資優是以學科表現為唯一衡量標準,並不考慮學生其他方面的能力與知識,而國外則是從小就培養孩子適情適性的發展。因此,他鼓勵台灣的小朋友,從小應多多接觸各方面的知識,培養閱讀習慣。他說:「一個人接觸很多東西後,他的思想通常會比較有哲學性。」而在科學或是人文藝術方面很有成就的人,講話通常都很有哲學性。這不是因為他們去讀哲學名著,而是他們潛心思考。哲學的希臘話原意,便是「親近智慧」,也就是鼓勵發問與思考。

未來,在本業的生物化學研究之外,戴桓青仍會繼續深耕於名琴研究領域,不過他也表示,這樣的機會可遇不可求,必須等到名琴大翻修才有機會取得樣本,且要累積足夠的樣本量才能支持研究結 論,在此同時,人力和資金的配合也相當重要。雖然名琴研究之路困難重重,但戴桓青期盼有朝一日能將名琴的部分科學性質公諸於世,幫助二十一世紀的製琴大師能再創史特拉底瓦里與瓜奈里小提琴悠揚的樂音。

記者 賴巧純
哈嚕,大家好~我是賴巧純, 我不喜歡虛偽的對待人,也不擅長堆砌華麗的辭藻, 我想用心,看世界,也讓你們看看我眼中的世界
記者 賴巧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