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以科學為本 畫出一片風景

目前任職於林業試驗處野生動物研究室的陳一銘,除了平日的研究工作外,從事科學繪圖領域已將近二十年,以畫筆替許多的動植物留下了身影,也畫出了自己心中的一片天。

以科學為本 畫出一片風景

記者 洪欣慈 報導  2012/05/30

走進陳一銘的辦公室,可以在他的櫃子上,看到各式各樣的以動、植物為主角的畫作,色彩豐富、畫得栩栩如生。目前任職於林業試驗處野生動物研究室的陳一銘,除了平日的研究工作外,從事科學繪圖領域已將近二十年,以畫筆替許多的動植物留下了身影,也畫出了自己心中的一片天。
繪畫天賦 獨愛動植物
目前任職於林業試驗處野生動物研究室的陳一銘,從小喜歡畫畫,更特別愛畫動植物,也奠定了他之後與科學繪圖間密不可分的關係。
(照片來源/洪欣慈攝)

談到與繪畫結緣的過程,陳一銘笑著說,自己從很小的時候就喜歡上畫畫,而且很奇妙,在眾多的繪畫題材中,他對於畫動植物這件事情一直特別著迷,「就是一種天生的傾向吧!」陳一明笑著說。而這個興趣,後來更結合專業,發展出更精細的作品,就這樣一路跟著他,直到現在仍持續著。

在當時,電視還未普及,為了想要臨摹動物外型,家住士林社子島附近的他,常常在假日帶著畫版與顏料,興沖沖地跑到那時位於圓山的動物園畫寫生。一開始先從構造較簡單的小動物開始,後來慢慢精進,畫出來的作品也常常被師長及街坊鄰居稱讚,讓他很有成就感。

如此愛畫畫的他,大學卻沒有如眾人想像的朝藝術領域發展,反而就讀了森林系,去接觸更多大自然的學理與知識。陳一銘坦言,自己從小確實因為擁有繪畫天賦,總被家人期待未來可以當個畫家,但隨著年齡增長,他發現,自己也很喜歡自然領域,對於動植物的世界,總充滿好奇心與探索的慾望。猶豫之間,他決定往動植物的領域繼續鑽研,讓畫畫這個興趣與長才,成為輔助他在自然領域發展的工具。

森林系四年 學理的累積

在高三面臨選填志願時,陳一銘說,自己在填志願卡時,清一色只填動、植物相關學系。陳一銘笑著說,在他們考聯考的那個年代,資訊還沒有像現在那麼發達,「我們對於選志願、未來這些東西,那時候看得比較近,只有一個模模糊糊的方向。」而從小對動植物就有興趣的他,即使並不完全了解這些學系到底在教些什麼,仍憑著自己的一股熱愛及想像,選擇了自己的方向。

聯考放榜,陳一銘進入文化大學森林系就讀,而這四年的學習過程,也對他產生相當大的影響。對陳一銘而言,之前雖喜歡這個領域,但也並沒有真正有系統的學過,所有知識都是自己看書得來。進入森林系後,則需要開始接觸許多像樹木學、植物分類等專業科目,「直到這時,才覺得自己算是真正踏進了自然科學。」他感嘆地說。森林系也讓他對於自己的所學,有更進一步的認識,更加喜愛且不可自拔。

至於畫畫,上了大學後的陳一銘,也並未因課業的繁重而放棄這個興趣,仍有持續寫生作畫的習慣。陳一銘說到,從高中開始,自己便迷上了賞鳥,常會去買鳥類的書籍來研究各種鳥類的特徵與類屬,也常會跟著社團去各地觀察鳥類,並用畫筆記錄下不同鳥類的樣貌。上了大學後,有了更多機會去野外作調查,這個興趣也仍舊持續跟著他,「只是那時候技術還不行,畫出來的東西仍跟實際有很大一段差距。」陳一銘笑得靦腆,並接著說,自己那時候畫的還不能算是科學繪圖,真正開始接觸科學繪圖領域,則要從樹木學課堂上說起。

與科學繪圖的相遇
這幅圖畫的是穿山甲(Manis pentadactyla)的頭骨,是陳一銘以針筆點畫繪製,每一個細節都要用筆慢慢點出來,黑白色調則方便印製跟流傳,是較嚴謹的科學繪圖形式。(照片來源/陳一銘提供)

究竟什麼是科學繪圖?跟一般藝術繪畫又有什麼不同?陳一銘解釋,科學繪圖的定義通常有兩個,一個是它的對象,另一個則是它的科學性,只要繪畫的對象是為科學服務、並以科學方法來描繪物體,就稱作科學繪圖。陳一銘舉例,若同時畫一隻鳥,藝術家可以根據喜好,隨意變動鳥的羽毛色彩或形態比例,但科學繪圖就不行,科學繪圖必須具有真實性、功能性和正確性。

而陳一銘與科學繪圖的初相遇,則是發生在大學樹木學的課堂上。陳一銘說,當時學樹木學,老師常要求上課需要以準確的繪圖記錄下樹木的特性。這件事情對他來說,其實並不會太難,當科學性的基礎與觀察方式已經建立,再加上原本繪畫的基礎,陳一銘對於課堂要求可說是得心應手,後來的大學期間,也曾跟著教授一起繪製台灣植物誌,對於這個能將他的興趣與所愛結合的領域,他也越做越有心得。

大學畢業並當完兵後,陳一銘在科學期刊《小牛頓》找到他的第一份工作,也就是替雜誌繪製科學插圖,一做便是兩年。對陳一銘而言,在《小牛頓》的經驗,是對他自己一個很好的訓練,「那裡的編輯會給很多批評和回饋,也讓我有了很大的進步。」藉由在雜誌社的工作,陳一銘累積了更多實力,也透過與編輯的互動,對於怎麼畫出一幅好的科學繪圖更有概念,讓他日後在林業試驗所繪圖以及與科學家溝通時,能夠更輕易的上手,並達到科學家對正確性的要求。

繪圖之路 繼續向前行

進入林業試驗所工作後,雖然主要工作內容是野外研究,但所內對於科學繪圖的需求仍是大大小小從不間斷,而只要有這類型的需要,陳一銘往往是第一個被想到的人選。陳一銘說,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林務局的一個大型計劃,希望藉由科學繪圖重現台灣消失的生態系。那次的計畫,前前後後包括蒐集資料及繪製,共花了他將近一年的時間,最後完成了兩張兩公尺長的作品,分別重現了東部的平原地區生態及台北盆地的復原。

陳一銘說,要畫出一幅細緻的科學繪圖,「必須具備注意觀察細節的能力,以及一些獨特的觀看角度。」畫一個物件前,要去觀察牠身上的光影、姿勢、身體比例等細節,在作畫上避免誤差,不刻意去翻轉物件的角度,以正面為取景等等。這些,都是陳一銘累積多年的經驗。「更重要的是,要有耐心。」陳一銘笑著說,一幅小小的動物骨骼描繪,若要用針筆點畫來畫,可能得花上幾天的時間,儘管過程繁複,但為了有一幅好的、具有保存價值的作品,他仍樂此不疲。

生態繪圖也是科學繪圖的一種形式,但擁有較多的創作空間,對於周圍環境也有較多描繪,將會是陳一銘未來的繪畫方向。圖為陳一銘的作品《鳴叫中的雲斑金蟋》。(照片來源/陳一銘提供)

雖然隨著攝影技術的興起,科學繪圖的重要性也漸漸被取代,但陳一銘總期許自己的作品可以超越攝影所能表達的,並呈現出攝影所捕捉不到的細節、視角與動態。他認為,科學繪圖的功能,可以輔助科學文獻的流傳與傳播,也對保育工作有一定的協助,可以用這些以雙手繪製出來的圖像,來打破科學知識與人之間的距離感,卻又不失正確性。在談這些想法時,陳一銘的眼中充滿對這個領域的期待與熱愛。

直到現在,陳一銘對於自己的作品仍抱有很高的要求,「永遠覺得不夠好,永遠都會挑畫的毛病。」這樣地吹毛求疵,是他每一幅作品持續進步的動力。而對於未來,陳一銘堅定地說,自己會繼續畫下去,只要有野外調查的機會,他仍不放過每一個可以執畫筆記錄的瞬間。他也鼓勵對這一塊有興趣的年輕人,可以先從養成觀察和紀錄的習慣做起,在進一步建構生物結構的知識,以及繪畫的技巧。「這個領域是繪畫藝術與生物知識的結合,只要有興趣、有感覺,不管學藝術還是學生物,都有機會嘗試。」

記者 洪欣慈
 嗨大家好~~ 上大學以後認識我的人都叫我壽壽, 可是其實一點都不瘦呵呵。 生活中的小確幸就是可以吃到好吃的食物, 發自內心綻放出燦爛的微笑! 世界可以很美好,只要你有一雙明亮的雙眼, 喜歡傳科的大家    希望我們能一起到世界的終結: )        
記者 洪欣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