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底片機玩手 發覺機械美學

林昆緯是台灣大學機械系大四的學生,在學習專科項目外,他也廣泛選修人文科學的課程、涉獵不同領域以求開拓視野。對攝影情有獨鍾的他,後來發展了使用底片機拍照的嗜好,其中的機械美學令他神往。

底片機玩手 發覺機械美學

記者 姜藍茵 報導  2012/05/30

林昆緯是台灣大學機械系大四的學生,在學習專科項目外,他也廣泛選修人文科學的課程、涉獵不同領域以求開拓視野。對攝影情有獨鍾的他,後來發展了使用底片機拍照的嗜好,其中的機械美學令他神往。
愛好人文 恩師啟發靈感
林昆緯熱愛攝影,大三加入攝影社後迷上底片機。(照片來源/林昆緯提供)

林昆緯自幼便對人文有濃厚興趣,在國中時期,他就將整套金庸小說讀完。在成長的過程中,他對小說的熱忱不曾減弱,而他對文學的概念也停留在此,直到高中求學時期,林昆緯遇到了當時的國文老師林銘亮先生,他才發覺文學的浩瀚。

在一次全班發作文的場合,林銘亮老師數落了全班的學生,而自認文筆不差的林昆緯,也被批評得體無完膚,而這次慘痛的經驗,卻讓林昆緯和老師結下緣分。原來,林昆緯對於文學的認識,僅停留在武俠小說的情節,因此,他雖然懂得如何說故事,卻忘記文字所表達的情感才是最重要的。林銘亮老師上起課來唱作俱佳,林昆緯從他身上吸收了不少文學精華,而累積課堂上所學的概念,也讓林昆緯體認到:好作品是要尋求共鳴性的。

恩師帶給他的啟發,讓他更著迷於文字的魔力,甚至,在準備大學指考期間,他還不間斷地借張愛玲的小說來閱讀。升上大學後,他常利用課餘時間去書店看書,而他特別喜歡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作品,理由是他除了故事性之外還多蘊藏了社會關懷,以及對社會現狀的反思,而閱讀這類作品,和林昆緯喜歡拍攝社會紀實的主題有密切的關係。

醉心於底片機 機械美學

喜歡拍照的林昆緯,向來都是擔任系上出遊的攝影師,而他也認為用相機記錄生活很有趣,就這樣子,他拍出了興趣,也在大三加入了攝影社。從簡單的數位相機,到後來買了單眼相機和底片相機,林昆緯認為,攝影是入門門檻很低的藝術形式,相較於繪畫和音樂,他需要學習的時間和所需器材都很簡單,而底片相機的特色,也讓他重新審視美學構圖和攝影技巧。

林昆緯利用專長替社團拍照,圖為他的得意之作。(照片來源/林昆緯提供)

由於攝影社有暗房可供使用,林昆緯起初只想把握這個機會來「玩」底片相機,但到現在,底片機已經成為他主要創作的工具。底片機的特色在於,按下快門的瞬間,它能「真實地」紀錄當下的影像,不像數位相機會自動經過機器的處理。而底片機的底片需要經過沖洗才能顯現,在等待過程中是很興奮的,但使用底片機拍攝的成本也較數位相機高,且後製較為麻煩,所以在拍攝前得經過仔細的構圖,而這個習慣的養成,也讓林昆緯回去使用數位相機拍攝時有很大的幫助。

底片機在2002年前仍是很風行的,當時的底片機都是在機械廠裡製造,在沒有電子元件之前,影像紀錄只能單純地靠機械的技術補強,直到後來科技發展成熟,底片機的地位才逐漸被數位相機取代。底片機不需要電池,拍照時只需手扳一下,即可完成影像紀錄的工作,而林昆緯對於底片機精細的內部結構深感興趣,時常利用本科系的思維,和同儕一起討論底片機的構成原理,技術層面的瞭解讓他在拍攝時多了一番趣味。

對社會紀實的憧憬

從單純地記錄生活,到後來加入攝影社,林昆緯從一個玩家的心態,轉換成積極地學習。向來懷有人文關懷的他,嘗試利用底片相機來紀錄社會現況,也期許自己能捕捉感動的瞬間。底片相機所照出來的相片,有著高飽和度、高彩度和大粒子的特性,它不要求細緻或銳利,而是一種氛圍的呈現。以純粹的化學和機械結合,不經任何數位的處理,底片相機能夠拍出最自然的、最接近真實的照片,這和林昆緯創作的人文和紀實的題材十分契合。

林昆緯嚮往拍攝社會紀實類主題,圖為林昆緯拍攝作品。(照片來源/林昆緯提供)

林昆緯觀察,念理工和人文的學生思考模式很不相同,但大學提供很多選擇,讓他在學業上,除了本科系還可以選修其他系所的課程。機械系出身的他,同時選修中文系、政治系或國企系開的課程。他希望透過選課刺激自己,讓他在思考同一件事時,可以從不同面向切入,畢竟,影響一個事件的層面很廣,如果能結合理工和人文的思維,思考會比較全觀。除此之外,林昆緯也時常和他的室友一起討論時事。蘇格拉底式的辯論看似不合時宜,但他認為,討論能刺激思維,透過接觸理工和人文的思維,以及不斷地討論,才不會流於閉門造車。

記者 姜藍茵
嗨,我是姜藍茵, 我媽說那是藍天白雲的藍,綠草如茵的茵 好像就是要自然的意思。
記者 姜藍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