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世界不平等的縮影

電影《顛倒世界》中,兩個世界之間除了引力方向相反以外,還存在不平等的交易關係。華麗的上層世界背後隱藏著陰險的人性;貧困的下層世界流露著悲傷與無奈,這不也是現實社會中,已開發和開發中國家之間的情況嗎?

世界不平等的縮影

記者 林婉婷 文  2012/05/30

電影《顛倒世界》中,一個星球分成兩個世界,分別受不同引力影響著。兩個世界之間只存在不平等的交易關係,法律明文規定兩個世界的居民不能互相往來,也不能隨便跨越界線。介於兩個世界間的過渡世界工廠,名義上給予下層世界極佳待遇,卻只是想利用他們的資源和創意。華麗的上層世界,華麗之下卻隱藏著陰險的人性;貧困的下層世界,流露著悲傷與無奈,這不正是現實社會中,已開發和開發中國家間,沒有人敢戳破的祕密嗎?
下層世界的無聲吶喊

男主角亞當是下層世界的居民,不幸地和一位上層世界的女子伊娃,墜入愛河,唯一能夠重逢的機會是到介於兩個世界中心的過渡世界公司上班,亞當利用了製作抗老面膜的特殊技術,進到了過渡世界公司。過渡世界公司四處招募下層世界的員工,標榜只要有「嶄新特殊的技術,就能改變生活品質」,下層世界的許多人,為了要脫離貧困,選擇到了過渡世界公司,領取相對於在下層世界較高的薪資,雖然一樣的工作,但還是不及上層世界的工資。而過渡世界公司就像是現實社會中,已開發國家到開發中國家設置的血汗工廠,想要占盡便宜,奪取一切利益。

  環境庫茲涅茨曲線,橫軸表示經濟發展,縱軸表示環境污染程度。
(圖片來源/一五一十部落網站)

在環境上,已開發國家有高標準的環境指標,對於工廠所製造的污染高度限制,因此,為了圖利的企業,將工廠移置低標準甚至沒有標準的開發中國家,讓廉價勞工暴露在高溫、高輻射、有害化學物質等危險的環境下。根據BBC報導,這些開發中國家,經過由年均收入和環境生態所構成的環境庫茲涅茨曲線的轉捩點,才會開始注重環境保育,也才能夠有更好的生活品質和環境。所謂的環境庫茲涅茨曲線是在解釋,當一個國家,在低度發展時,隨著國家經濟進步、GDP上升,環境會加速惡化,直到經濟達到一個水平,而這即是此曲線的一個轉捩點,之後,環境污染程度會隨著GDP增加而下降,整體呈現一個倒U狀。也就是說,汙染在低收入水平上隨著GDP上升而上升,在高收入水平上隨著GDP上升而下降。

而在勞力上,以開發國家雇用廉價的勞工,並且讓他們超時工作。前陣子佔據各大新聞媒體版面的中國富士康,就接二連三發生勞工過勞死或跳樓自殺的事件。根據英國《觀察家報》調查指出,孟加拉的三大運動品牌代工廠,除了週工時超過80小時以上外,甚至有不當的肢體虐待及騷擾。

雖然開發中國家的勞工受盡了超時工作的不平等對待,並且在極具危險的環境中工作,而且平均一天的薪水僅僅0.72英鎊(約台幣47塊),為了養家餬口,他們卻還是只能背著滿腹苦水,默默接受。而電影裡面把這些情形利用視覺效果表現,讓觀眾能夠看出上層和下層世界生活極大的反差,也讓我們有所借鏡。

填不滿的金飯碗

在電影裡,也描繪了一項低度發展國家的悲哀。下層世界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石油,理當來說,有這像下雨一樣,與水無異的石油,應當能夠帶著下層世界的居民脫離貧困,但是為了生計,為了要換取溫飽一餐的燃油,只能無奈地賤價賣給上層世界的人。

《顛倒世界》中,富裕華麗的上層世界與貧困髒亂的下層世界。
(圖片來源/guardian.co.uk)

這個情境,更深刻的刻畫出現實社會中,那些邊陲或半邊陲的國家,雖然握著經濟價值高的一級產料,但是基於不良的地理環境或尚未精進的科技技術,僅能依附於核心國家之下,無法獨力發展屬於自己的產業或品牌,永遠在代工或提供原料的階段,以大量附加價值低的產品換取少許高附加價值的物品,扮演陪襯的角色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09年研究結果,世界最貧窮十個國家所擁有的自然資源不比最富有的十個國家枯竭,甚至更為充裕。卻因為缺乏完善的社會結構及經濟能力,只能依存於核心國家之下,這也就是為什麼2010世界銀行統計出來:全世界最富裕的國家─瑞士,總體財富是最貧窮國家─衣索比亞的330倍。

向血汗商品說不

在這全球化加劇的情況下,貧富差距不斷的擴大,有錢的人,用錢滾錢,只會更有錢。而本來就貧困的人,在整個大環境下處於一個弱勢的狀態,反而更賺不到錢,只能犧牲的比之前更多,付出了更多的勞力,曝露在危險的環境,委屈自己繼續被剝削。

雖然這些國家發展較慢,但他們也有屬於自己的人權,已開發國家不應一昧的仗恃自己的優勢或只考慮到企業的利益,讓這些弱勢員工受到不平等的對待,卻又無處發聲。在追求高品質生活之下,扮演消費者的我們,或許可以集結微小的正義,積少成多,對於掩蓋著血汗面紗的產品,拒絕購買,替這些員工盡一份心力。

記者 林婉婷
大家好,大家好, 我叫做 林婉婷, 希望天天開心, 希望喀報人生能跟馬卡龍一樣五彩繽紛, 請多多指教, 謝謝!!
記者 林婉婷